Deine.狂澜

圈名齐胤渊,感谢来到我的主页。
表白一切给我小心心和小手手的读者。

Seven Days 系列‖嬴白

③嬴白_沉入黑夜,NC-17,暗夜贵公子x狰
深夜开车×3,走评论。
https://shimo.im/docs/uWLeZI2c8T0n4tq4

    高渐离觉得在秦王的宫殿里呆够了,每天的日常无非就是几个,早晨与嬴政用膳后,嬴政去看奏折,而他在园中赏花弹奏;午膳过后嬴政查阅军中事件,而他待在房里给荆轲写信;夜晚经常在嬴政欣赏舞女时靠着嬴政睡着。这样不愁穿不愁住的日子一开始自然不错,后来当然是会觉得无聊,他想出去,想去演奏自己风格的音乐,想去看看宫外的人,去享受那些宫中没有的东西。

 

    高渐离等嬴政从军营回来时,一屁股坐在嬴政旁边提起他的想法,嬴政倒是对他这样的想法一点也不意外,他早就料到高渐离在宫中,那种不希望被约束的性格迟早会让他感到无聊,他看着高渐离的眼睛,最后伸手去捏了高渐离的鼻梁,他说:“朕会陪你。”他知道高渐离不要那种隆重的巡游,他知道高渐离想要靠走的,环游秦国。他曾说过会陪着高渐离去任何地方,所以现在是时候该履行这句话了。

 

    但朝中怎能无君主。嬴政早朝时隐瞒了大臣,他说他要巡游国度,并且不准许有高渐离以外的人跟随,大臣自然知道几分,但表面上还依然得附和,只有站在左侧的白起看着嬴政并且思索,觉得有些不妥,退朝时他双手抱拳:

    “阿政,我觉得你穿着龙袍去民间过于不妥,世面上还有许多人想要对你不利,今日我叫人给你重新做一件尚好的民服,你再走吧。放心,等你回来,这江山也不会有半点动摇。”

 

    的确,穿着龙袍,没有卫兵跟随,实在过于危险。

 

   嬴政点头,“违命者斩。”简短回复后示意他去办事。        

 

    这么一来出宫的日子拖了十天半月,不过。

 

   “离哥儿我等得起。”

 

     他觉得只要嬴政陪着他,多晚出宫,多晚回秦地都是无所谓。如今他所盼望的这一天到了,他的眼睛望着嬴政自己脱去龙袍换去里衣,套上民间富贵人家所穿戴的衣服,高渐离把正在擦拭的琴放下,上前提起钱袋把它束在嬴政腰间,在抬头给了嬴政一个浅吻后又为他别上了玉佩。嬴政看着他认真的模样只是挑眉笑了笑,随后扣住高渐离的脑袋深吻他的唇。

 

    一个吻交还一个吻,这是高渐离与嬴政贯彻的理念。


撬金砖所引发的事件,下。

第一次参加接龙hhhh
挠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开车了。

阿海_:

是群里的接龙!
我和 @胡医生的起子   @Efes   @ValenTino.澜 @13的信徒   @废走  几位太太一起玩的
(画风不知道为什么从合家欢变成了深夜档
群号是162423800!您真好吃欢迎您。

顺便:马蒂斯和我天生一对里的那只不一样哦(虽然名字也是褂老师起的

Mozart!‖Colloredo fickt Mozart  补发(上
①Colloredo× Mozart ,NC-17 醉酒 黑夜
✔因为石墨文档出了毛病所以补发。

2018.6.02    MOZART!   歌词收藏

1.
Wie wird man seinen Schatten los?
你要如何逃离自己的影子?
Wie sagt man seinem Schicksal Nein?
如何反叛命运?
Wie kriecht man aus der eignen Haut?
又要如何冲破桎梏?
Wie kann man je ein andrer sein?
                      ——《Wie wird man seinen Schatten los?》

2.
Wie kann es möglich sein
这怎么可能呢
gerechter Gott?
公正的主啊?
Ich dachte, was uns weiterbringt
我曾坚信那引领我们前行的,
sind Einsicht und Kritik.
是理智与批判。
                     ——《Wie Kann Es Möglich Sein?》

3.
Wie kann es sein
怎么会呢,
dass die Vernunft, die diese Welt erhellen soll
那照亮世界的理性,
besiegt wird
居然会败给,
vom Zauber der Musik?
那音乐的魔力。
                    ——《Wie Kann Es Möglich Sein?》

4.
Man muss sich entscheiden
人要自己决定
Wasn man tut oder läst
究竟何去何从
Welche Maske man trägt
以怎样的面目面对世界
Und wohim man gehört.
自己的内心又归向何处
                    ——《Der einfache Weg》

5.
Man kann fliehn oder leiden
无论孰去孰留
Nue eine steht fest:
有一点确凿无疑:
Der einfache Weg ist immer verkehrt.
平坦之路,必通向谬误。
                    ——《Der einfache Weg》